热门搜索:

不是说要把李典兖州军如何如何只要让他们知道己方不怕他们就行了

时间:2019-06-12 08:30 文章来源:互联网

 士卒,张飞和黄忠是不认识,可他们却看得出来,是远道而来的,这都不用多说了。那么就应该是西阳城廖化所派。而在听完士卒禀报后,张飞和黄忠也都知道了具体情况,他们心里都是咯噔一下。是,他们不怕这事儿,哪怕就是江夏丢了,以后也是再夺回来就是
 
。不过
 
    这如今的情况,确实是对己方不利。但是如今最先要考虑的,还是要看看这个士卒,到底是不真是己方的人,别是来个敌军的人来赚己方的。当然了,这事儿几率微乎其微,他们兖州军江东军估计也没如此胆大心细的士卒,可张飞作为如今江夏的主将,他是不得不
 
防啊。所以张飞是看了黄忠一眼,黄忠自然是领会其人的意思,所以是直接先对士卒问道:“你说
 
    有李典的数万人马来到,不知道……”士卒一听,是赶紧说道,“将军,李典约带有两万兖州军人马,据我军探马查探,认旗确实是李字,并且……”对于士卒的回答,张飞和黄忠都是满意的。黄忠微微对张飞点了点头,那意思,应该是没问题的。不过为了稳妥起
 
见,黄
 
    忠是继续说道:“你们廖将军身体不太好,不知道如今情况如何了?”士卒回道:“将军一定是记错了,廖将军身体一直都不错……”要说廖化派来的这么个传口信的士卒,自然是对他比较了解的心腹,他也更不可能派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过来。因为廖化也不是不
 
知道,到
 
    时候张飞肯定是要询问几个问题的,至于说自己给士卒个信物什么的,这事儿根本想都别想。这个不是他没有,实在是不能那么去做啊。毕竟如今正值己方和联军大战江夏,像廖化西阳城这边儿的信物,是绝对不能外流的。要不然的话,确实是容易出大问题。那兖
 
州军倒是好说,不过江东军孙策帐下,跟着他的两大谋士,不管是周瑜还是鲁肃,可都是天下顶级
 
    的谋士,所以连廖化都知道,这自己给士卒个信物,让他在张飞那儿证明一下自己身份,这倒是简单了。可万一,这东西落到兖州军或者江东军的手里,那可要出大问题。是,;廖化也相信,就算是士卒身死,那东西九成九也落不到敌军手里。可这种事儿谁又能确
 
定了,
 
    所以他是不能去赌那个几率,真要是发生了,而且最后因为自己的疏忽而造成严重的后果,廖化倒是不怕自己主公处罚自己,最不好的结果,无非就是自己身死。可死不要紧,这自己对不起自己主公,对不起己方,这才是最重要的。他不是张任,张任虽然也给凉州
 
军做事儿,可他还是没拜马超为主,更是对凉州军没什么太大的归属。而廖化呢,别看他最开始的时候,
 
    是,他确实也不怎么待见凉州军,不怎么服马超,也不怎么……可最后真正归心了,他也真是,别看本事不大,可确实,是很忠心的一个人,这个真是没错。就说在演义里,最开始,廖化是黄巾出身,他要从关羽那儿投靠刘备,关羽是没收他。后来终于是心愿达成
 
了,在关羽被困的那个时候,也是廖化突围去蜀地求救的,所以还是,廖化这个人,确实还可以。就
 
    说最基本的,如果说廖化不忠心的话,他能去突围求救?那不早投靠曹‘操’或者孙权了。当然了,如果说他不忠心,关羽也不可能让他去西蜀,毕竟关羽旁边,那可是有好几个将领呢,武艺比他强的,比他有本事的,仔细一看,好像都比他厉害。听完士卒所说,
 
黄忠和张飞在
 
    心里都是微微点头,正所谓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就是这么回事儿。要说这个士卒不是己方的,不是廖化派来的,他们也不相信了。所以最后张飞直接说道:“好了,你远道而来辛苦了,下去歇息吧,有什么事儿再通知你!”“诺!二位将军,在下告辞
 
!”张飞
 
    和黄忠都是微微点头,张飞对士卒摆摆手,那意思让他下去了。对于己方的士卒,尤其是这么冒着危险来传递消息的人,张飞和黄忠都是比较客气的。不管怎么说,哪怕他们的身份地位差距不小,可是同为自己主公效力,这个倒是一点儿都没错,所以大家谁都是一
 
样儿的。等士卒下去后,张飞对黄忠说道:“汉升兄,真是没想到,这兖州军居然出兵了!”当然张飞
 
    不认为他们就是来进攻的,黄忠更是没那么感觉了,所以他对张飞言道:“益德之言有之道理,不过想来李典虽说带兵两万,但是却不是来进攻我军城池,而是要去曹仁处充当援军!”一听黄忠这么说,张飞也点了点头,“谁说不是,不过不管他们做什么来了,这
 
江夏,怕是
 
    又得陷入苦战了!”黄忠闻言,他也是点头赞成。不过如今当务之急,还是要赶紧处理这个突发事件。要说在西阳城的廖化,他是肯定处理不了这个事儿,这倒是不假。毕竟他们整个西阳城的人马才几千?所以能指望他们干什么?他们那几千普通士卒,就是张飞和
 
黄忠也
 
    不认为他们会是两万兖州军的对手,所以廖化按兵不动,来请示,那是做得一点儿都没错。不管是张飞还是黄忠,都认为廖化这就是当机立断了,确实不错。不过如今更为棘手的事儿就是,摆在两人眼前的,李典带着两万人马,就这么在江夏的地界晃‘荡’,显然
 
不是张飞和黄忠能接受的。说起来李典他们人马也不算太少,可凉州军在江夏,那也不是没有人,不过如
 
    今到底要派出多少人马才行,这是个问题。首先要派人多,那是肯定不行。这个主要原因还是,条件不允许啊。毕竟如今整个西陵城加在一起的人马,也就是一万多,所以就算是全带出去,也未必就能占到什么便宜。不过有一点却是没错,那就是这一万多人马在城
 
内守城,
 
    那确实,绝对是事半功倍了,所以不管是张飞还是黄忠,其实都不想这些人有什么大损失。可是如今李典带着兖州军来了,他们要是不做出点儿反应来,那么就让人看扁了。这就算是败了,也不能输阵啊,这在这上面,凉州军就没有一个孬种。所以说人多了不行,
 
那么人少
 
    了总行吧,所以对张飞和黄忠来说,如今就是派多少人去对付李典的问题了。当然他们肯定不是说要把李典兖州军如何如何,只要让他们知道,己方不怕他们就行了。毕竟李典所带的人马是两万,而不是两千两百,所以张飞和黄忠他们也不敢怠慢。要说己方西陵城
 
这儿,一共才只有一万多人,说起来就算全军出动,可想要给他们兖州军给整全军覆没,那都是不
 
    现实的。所以最后黄忠看了眼张飞后,他缓缓可却异常坚定地说道:“益德,我带着黄叙、糜芳他们俩个,带兵一千,奇袭李典部!”张飞一听,他也不得不挑了挑眉,因为黄忠所说,确实是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了。要让他出兵很多,那是不可能的。他最多能给黄忠
 
两千人,这
 
    就算是不错了。不过黄忠就要一千人马,当然了,这肯定是骑兵,不过这不重要,如今的西陵城里,一千匹战马,那还是有的。;<!--36550+dsuaahhh+39019668-->
 
 
第九七七章 西陵出兵斗李典(续一)
 
    至于说兵种什么的,那实在是没有大问题。qiushu.cc [天火大道]。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Щ. 。毕竟几乎应该说是绝大多数的凉州军,步下就是步卒,而上了战马,那就是骑兵。当然了,这不过就是战力的问题。如果说就是专业的步卒,那么就算是上了战马,虽然
 
能成为骑兵不假,可和人家专业的哈哈叔,确实这战力上,还是有差距的。不过这绝对是聊胜于无,西陵这地方,有战马不假,可确实,没有多少骑兵,
 
    怎么说骑兵的士卒去守城,他们确实是比不上步卒,所以整个西陵城也没有几个。但是要让一千步卒去充当一下骑兵去奇袭兖州军一下,那还是没有问题的。当然了,既然是奇袭,就一定不要让人发现,要不然的话,己方也危险了。毕竟一千对两万,哪怕己方是骑
 
兵,可
 
    也占不到什么便宜,最后伤亡能少点儿,那就不错了。可要是成功了呢,虽然也是,不能给兖州军造成什么大伤亡,可确实,这就表明了己方的态度,所以不得不说,这就是张飞和黄忠的初衷了。而之后想要灭更多的兖州军,那就只有在攻城战上了,其他的,还是
 
不够啊。
 
    张飞听黄忠说完,他自然是赞同,不过一千人,就算是他,也觉得还是少了点儿。别看黄忠加上黄叙再加上个糜芳,真要说起来,带兵作战的总体实力,那肯定是要超过自己的。不过自己觉得人都少了,那么黄忠他没要人多,可他儿子黄叙呢,糜芳呢,他们都是个
 
什么想法?张飞不傻,他虽然对廖化,他是没有太多考虑其人的心思,可黄叙和糜芳,这两个人,
 
    他是不得不去好好考虑一下。为什么,那原因简单啊,第一黄叙,张飞当然是不看他,而是他父亲,张飞和黄忠关系不错,所以真说起来,黄叙算是他的晚辈,这个不用多说。因此,对于自己的子侄一辈,对自己的看法,张飞还是比较看重的。第二糜芳,糜芳是什
 
么身份,
 
    是马超的妻兄,是主母的亲二哥,是糜竺的亲弟弟。别看张飞和糜芳没什么太多接触,关系也就是平平。可是他和糜竺的关系,确实是不错。而且对于自己那个主母,张飞是从心里往外敬重,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的。可以说在张飞看来,自己那主母,可谓是天下奇
 
‘女’子,
 
qiushu.cc</strong>显然,他也是知道的,不过看张飞
 
    那样儿,也是不容置疑,所以黄忠也只好是点头同意。对他来说,张飞这是给足了自己面子,毕竟自己说一千,人家一下就给了两千,可以说整个西陵城,就只有两千多点儿的马匹,这如今看来,真都是给了自己了。说起来,这奇袭李典部,未必就是要让兖州军如
 
何如何损
 
    失,不过看张飞如此,自己要是不拿出点儿本事来,可真是对不住人家,更对不住自己主公,
 
    对不住己方的将士啊。所以黄忠拱手道:“将军放心!一切都‘交’给某了!”黄忠这么说,那就绝对是正式的,毕竟他一般都叫张飞益德,所以这么说的话,就是他要认真了,是绝对不会让李典他们好过的。而张飞‘交’给黄忠两千骑兵,他也算是放心,毕竟他
 
很清楚,这如今在西陵城,除非自己,要不然的话,就只有黄忠才能带骑兵奇袭,别人,都不行。还好是黄忠
 
    在这儿,要不然的话,己方对李典部,还真是要没有办法了。这个时候张飞是非常希望这有哪个先生在西陵城,至少自己没主意的时候,也许人家就有主意了。可惜啊,这没有哪个先生在这儿,真是遗憾了。毕竟张飞这个人,他还是很清楚的,自己什么地方最缺,
 
那自然
 
    就是没什么头脑。张飞也不是没读过书,可真是,没记住几句话,而且看书头就疼,以致于他明明知道,读书是有好处,可没办法,也不能那么强迫自己。不过习武倒是让他觉得酣畅淋漓,所以张飞是有了如今的武艺,却是没什么谋略。当然他这个人,确实也算是
 
粗中有
 
    细,毕竟张飞是一个真正读过书的人,比那些文盲不知道强了多少。真正了解其人的可都知道,张飞其人的草书,其人的美人图,都是一绝,连马超都是称赞不已,那自然是不用说了。不过马超称赞张飞,表面儿是如此,可心里也是无比遗憾,而且是在滴血啊。别
 
人不清楚,可他自己还能不清楚吗,这张飞的草书,这张飞的美人图,这要是给拿到他前世那时代,
 
    那得值多少银子?马超真是不敢想象,只是可惜了,什么都不用说了,如今也只能是看两眼过过瘾吧。至于说给子孙后代留点儿什么,那可真是,马超是比较清楚,要真以如今这个年代的情况来说,自己留下的东西,那怎么也比张飞留下的要更有价值吧,这个是必
 
然的了。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