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可都没有一个一样儿的是啊要是一样儿的可都麻烦了

时间:2019-06-12 08:44 文章来源:互联网

 破了邾县,是比什么都强。而曹仁看他们都没说什么,可自己作为如今兖州军的主将,肯定是不能什么都不说的。所以回了自己中军大帐中之后,曹仁也是简单安慰了曹真和牛金两句,当然他没说太多,也没说那么自白,对两人还不至于那样儿。曹仁就是说,这江
 
东军表现也可以,但是哪怕是以张辽和孙翊那样儿的武艺,对付武安国,也不是说手到擒来啊。自
 
    始自终,曹仁也没说曹真和牛金如何,不过两人都听得出来,自己将军算是对自己两人满意了。而且说江东军如何,那么既然江东军的两员大将都不是对手,那么自己两人还不如张辽他们武艺高呢,所以这……他们都懂,也是了解自己将军的用心良苦,所以不管是
 
曹真,
 
    还是说牛金,都是从心里往外感‘激’曹仁的。这个不得不说,曹仁作为如今江夏兖州军的主帅,确实是尽到了自己一个作主帅的责任。所以曹仁他不管是本事,还是其他,都是足以胜任这么一个主帅的,带个十万人马,一点儿都不成问题。兖州军人才是不少不假
 
,可真正能
 
    统帅一军的,其实并不多,就那么几个,而这其中,是一定有曹仁的一席之地的。别看曹仁武艺确实是没那么高,可其他方面,确实是都不错,而且是深受曹‘操’的信任,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你本事再大,可自己主公不信任你,那不管是什么样儿,也都没
 
有用。可不这样儿呢,如果说你本事可能平平,但是你家主公对你是信任无比,那么依旧你是能得到自
 
    己主公的重视的。也许你并不会被你主公重用,毕竟比你有本事的有的是,所以他肯定是要考虑其他人的想法。但是你主公一定会用你,至于说是去做什么,那就不一定了。毕竟你主公对你信任,那么肯定绝对是要用信任之人去做的事儿,才能让你去做,还不就是
 
这样儿。
 
    而曹仁显然还不完全是这样儿,毕竟他是属于既有本事,而且又被自己的主公信任的那种,所以像他这样儿的人,只能是被重用,这是一定的。
 
    本书来自l/7/7194/<!--36550+dsuaahhh+39118399-->
 
 
第九八一章 西陵出兵斗李典(续四)
 
    所以曹仁如今在兖州军中,是如此的身份地位。-79-不要想他武艺可能还差点儿,但是对于曹‘操’来说,显然他不是最看重武艺的那么一个。如果要说武艺的话,那许褚武艺倒是高,可他也只能是在曹‘操’旁边儿当个保镖,他还不敢让其人独自领军,真的。对
 
曹‘操’来说,真要是让许褚独自带兵的话,那还不如让夏侯惇带兵呢。确实,不是说曹‘操’就不相信他,实在是他不
 
    太适合。确实,许褚没有本事吗?显然不是,不管是其人的武艺,还是说其人领兵作战的能力,可以说都算得上是一流。但是唯独这个独自领兵,他当主帅的话,确实是不太合适。至少在兖州军中,比他更合适的人,那有的是,所以不要万不得已,曹‘操’是绝对
 
不会让他带
 
    兵的。如果真要让他带兵,那么至少也得是自己跟着,或者派一个谋士跟着他,曹‘操’才能算是放心,其他的,都不行。曹‘操’他还看不出来吗,有人就只能是为将,确实是当不了主帅啊,而许褚就是这么一个人。他要是能胜任主帅的话,那己方真就厉害了,
 
可这不现实啊。
 
    就像在凉州军中,典韦武艺也高,可显然马超是不太可能让其人独自带兵去当主帅,那真是……之后曹仁也和郭淮、曹真还有牛金他们几个简单说了几句,然后就散帐了。对于如今邾县的战事,曹仁还没有那么担心。毕竟他很清楚,武安国是,他武艺比张任要高,
 
这个没错,可其人终究是不如张任的,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他没有张任的狠,所以己方和江东军
 
    要拿下一个邾县,其实也就是多少时日的问题了。所以曹仁还真是,他没对己方的战事担心,唯独就是想着,自己主公让人带兵来这儿,什么时候才能到啊。不过曹仁也清楚,这事儿不简单,毕竟要说己方援军进江夏,凉州军没有动作的话,自己都不相信,所以这
 
个……
 
    曹仁也是担心,毕竟在江夏的凉州军将领,可没有饭桶,所以己方要轻易就突破对方封锁,他认为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有和他们一战了,这个虽然不是曹仁想要的,可是却不得不承认,好像己方如今也只能是这么做了,其他的没办法啊,你不可能指望着凉州军不
 
发现,那
 
    还真是不可能了。当黄忠的人马离开西陵地界,往东北行了不到两日之后,他就让探马是密切注意某一个区域的动向。说起来以黄忠的经验来说,他是能够大致确定,如今的李典部到底是已经到哪儿了。毕竟从廖化发现李典兖州军踪迹,到他派士卒过来通风报信,
 
再到张飞让自己过来,这其中的几日,李典他们大致到什么地方了,黄忠是有数的。所以他是让己
 
    方探马密切注意,一旦发现了兖州军,务必要马上禀报自己所知。<a href="http://www.mianhuatang.cc" target="_blank">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C</a>毕竟只有自己知道了他们在哪儿,情况状态如何,自己才能做好准备,奇袭他们。说起来黄忠认为是
 
敌明我暗,所以他们不发现己方,那么己方奇袭,没有不成功的。当然了,要是被他们发现,那另算。但
 
    是虽然不是说就没有这个几率,但是以黄忠的想法来说,李典好像还真是,他发现不了己方,哪怕他们的探马是号称天下第一。可再第一,也未必就一定能建功,毕竟己方难道就是吃素的?而且就以对江夏的了解来说,己方其实是要超过他们兖州军江东军的,所以
 
……黄忠认为这就是己方占优,而兖州军江东军他们不占优,所以就相当于是己方在暗,他们在明
 
    了。结果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凉州军探马的严密注意,或者说是探查之下,终于是寻找到了兖州军李典部的踪迹。至于说他们是怎么确定就是李典带领的人马,那也真是不难。毕竟要是探马连这个都确定不了,那还当什么探马啊。说起来距离确实是不近,但
 
是至少凉州军探马还是能分得清对方是敌是友,是那路诸侯的人马。毕竟不管是曹‘操’的兖州军,还是
 
    孙策的江东军,自然也包括了刘备的汉军还有己方凉州军,那士卒的服饰,可都没有一个一样儿的。是啊,要是一样儿的可都麻烦了,本来有时候就不好分清楚哪一方的人马,这要是再都穿一样儿的衣物,可有意思了。而且其实稍微一想,怎么也都知道,对方除了
 
是兖州
 
    军李典部之外,没有其他人了。毕竟首先是人马不少,他们可都知道,如今曹仁手里其实没多少人马了,要不然也不至于说李典带兵从豫州来。所以肯定不是曹仁他们,再说了他曹子孝要在邾县攻城,哪有可能跑到这儿来。那么除了是之前所知道的李典部之外,还
 
有其他
 
    人吗?当然要是说可能是孙策的江东军假扮兖州军,那实在是太扯,这真就是比较傻x的想法。黄忠听到禀报之后,他是眼眉微挑,心说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之前自己还以为,这今日估计是找不到李典部的踪迹了,毕竟他们要是速度更
 
快的话,基本上可能就要超出这个范围了,那么自己还得继续追击他们。此时的黄忠黄叙父子和
 
    糜芳他们是早已停止了行军,这个其实是在之前黄忠让探马去查探的时候,他就已经是没让这一千五百多骑兵再行进了。毕竟他也很清楚,这兖州军的探马,可绝对不是吃素的。说起来他们号称是天下第一,哪怕黄忠不服,嘴上基本他不会承认,可在心里,也是赞
 
同的。
 
    真算起来,他们确实是比己方厉害,就在这探马上面,他也承认。不过即便如此,他们也未必能发现己方,倒是己方能发现他们。可是黄忠却不得不小心谨慎,毕竟他也认为,李典部要真是在这个范围内的话,那么其实两军相距也不会说是那么太远,结果事实证明
 
了,确
 
    实是如他所想,李典部可不就在这个范围吗。而黄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后,他便召回了所有的探马,没办法,这个时候是不能再跟着对方了。毕竟他知道,那以兖州军的探马水平,这己方要是紧跟着的话,那么未必就真不会被他们给发现,所以真要那样儿的话
 
,这最
 
    后的奇袭很可能就功亏一篑,这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如今兖州军的探马没有发现自己,没
 
    发现己方探马,这可绝对不能说是己方比他们厉害,那真是开玩笑,而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注意到而已,所以黄忠知道,必须要撤回己方的探马才行,要不然的话,真容易出问题。当然了,黄忠也不是没想过,这想当初西阳城的廖化能发现他们,那么显然,他也是动
 
用了城
 
    内的探马,所以黄忠也是想了,如果说兖州军的探马发现了己方的探马,那么他们会不会认为那还是西阳城的探马,而不是从西陵城过来的。如果真要是这样儿的话,那么一切就都好了,这也绝对是黄忠乐于看到的,不过如今来看,还得是小心行事才行,毕竟兖州
 
军探马不是说就不会那么认为,可那种情况,还不是说绝对的,因此,黄忠是绝对不会去赌那个几
 
    率的。对他来说,是做好奇袭,比什么都强,打了他们一下就走,这才是自己到这儿来的第一目的。毕竟就一千五百多人,除非是能以一敌十,才能和人家抗衡一下,要不然的话,你拿什么跟人家拼?黄忠可不光是早就让全军停止行进,他更是把一千五百多人给拉
 
到了非常偏僻的地方,至少兖州军的探马,就算是想找,也很难发现的这么一处地方。当然了,黄
兖州军的距离来看,只要声音不是说大得离谱,那么基本上是没有多大问题的。更为关键的是,黄忠这个时候,他并不是说特别怕兖州军探马,主要是如今己方和兖州军,其实算是两个方向,不说兖州军的探马根本就不会往这边儿
 
来,就
 
    算是真来了,那么也绝对不会走这么远,他们最多是在近处,所以是不会发现己方的,因此,黄忠还算是能放点儿心。可即便如此,他也一点儿都没有掉以轻心,毕竟兖州军的探马,人家是实打实的实力,可绝对不是吹出来的,所以自己不小心是不行啊。在这一处
 
比较隐蔽的地方,黄忠是和自己儿子还有糜芳,三人商议了一下,是不是在今夜行动。最后三人是一
 
    致同意,这事儿赶早不赶晚,所以自然是今夜行动为上。至于说己方士卒今日刚到这儿,这都不是什么大事儿,那兖州军不也是一直都在行军吗,这己方还是休息了一会儿呢。所以黄忠不以为然,关键是他很清楚,己方士卒的‘精’神状态都如何。说起来己方士卒
 
就是马背上
 
    的士卒,可以说真就没有几个人不会骑马。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什么呢,是己方士卒在马上和步下,是两样儿。当然了,这一听好像是废话,不过不是那个意思,主要是在黄忠看来,如果说己方这一千五百多人,是走步来这儿的,那么他要是让他们今夜就去进攻,可
 
能是有
 
    点儿疲劳,他们也许是不太适应,不怎么习惯。可这一千五百多人如今是个什么情况,他们可不是走步急行军来到这儿的,而是骑马来的,这个差别可大了去了。毕竟不管是曹‘操’也好,是孙策、刘备他们也罢,就算是也包括了辽东的那个公孙度,说起来他们的
 
战马,没有一个是能和己方相比的。所以这个,己方士卒是骑马来了,那么己方凉州所产的战马,那体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